麥當勞圍裙  

  我從民國78年1月進入麥當勞幹見習員開始,一直到81年9月以計時組長的職位辭職入伍海軍為止,這中間我沒有中斷過我在麥當勞高雄中山店的打工生涯,就算是民國80年寒假去成功嶺大專集訓,也只請了一個半月的假而已,結訓後又立即頂個成功嶺的大光頭回去上班了,我唯一自豪的一點就是我做任何事都蠻有耐心的,雖然我個性根本不適合這種工作生態,但是我始終忠於這個工作沒有二心.

  民國83年8月我從海軍退伍,服役於艦艇,中字號坦克登陸艦,那是二戰留下來的古董戰艦,當時在海軍當兵最操的是陽字號驅逐艦,第二名的就是中字號了,而在這種艦艇單位上服役最硬的部門莫過於像18層地獄般熱,髒,吵的輪機隊了,我是海專輪機科畢業,很自然地就被送去海軍輪機學校受訓,抽到中字號後又很自然地被送到了第18層地獄部門幹活.經過了兩年非人待遇的洗禮,學生時代的囂張屁孩瞬間長大成為男人.

  退伍後我開心得不得了,整天跟女朋友暱在一起,跟同學玩在一起,當時經濟正景氣,工作隨便找就有,根本不擔心就業問題.由於我是我們班上最早當兵的五個人之一,其他人都還在海軍裏頭蹲,有的慢我一個月,有的慢半年,有的延畢一年的才剛破冬,有的甚至才剛進新訓中心,由於我有早當兵早退伍的優勢,所以一點都不急著找工作.

  退伍後我還與當時麥當勞高雄中山店的同事有聯絡,對早先這個工作也還存在著親切感,有同事遊說我再回來,有點心動,我打了電話去麥當勞的南區辦公室問問,接電話的是當時的辦公室薛秘書.

  她跟我說,很歡迎我回來,而且可以以我當兵前計時組長的職位任用,這更讓我雀雀欲試,秘書安排我來辦公室找時任督導的何文清先生面談,何文清還體貼的安排我在離我家最近的編號37號麥當勞高雄九如店(後來在科工館旁開了九如二店後,該店改名為九如一店,現在該店已經合約到期被地主收回不在了)上班.

  我女朋友,家人,甚至同學朋友,沒有一個人不噓我的,因為當時就業不難,整體就業環境的薪資也不低(以當時的物價來說),怎麼我會找個75元時薪的工作?明明就是個全職的身分還去做兼職的工作?還沒有假日要輪早晚班,這個人頭殼應該是壞去了.

  我這個人蠻固執的,我一旦認定了一件事,就沒有人可以勸退我,就算是家人也一樣,這一點是當兵唯一沒有改變我的一件事.

  民國83年8月2日我自海軍退伍,隔月的9月26日我就回到了麥當勞工作,下面這張人員資料表我還刻意保留了起來,可以看到麥當勞當時用技術性的方式讓我以計時組長的職位回鍋,9月26日先是時薪62元的新進見習員,隔天27日即升遷為時薪65元的服務員,再隔天28日升遷為72元時薪的訓練員,最後29日再升遷至時薪85元的計時組長,如此做是因為麥當勞沒有回鍋原職位的機制,只好以這種技術性的方式讓我回來.

人員轉出資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家的航海者 的頭像
戀家的航海者

鋼軌上的輪機手

戀家的航海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