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座的行車日記簿-如坐針氈  

 「如坐針氈」這句成語來形容師父坐在右座,真是太貼切不過了。剛接師父的工作時,就有同事跑來跟我耳語:「你怎麼會答應帶徒弟?要負責任的耶!」

  現在再回想當初接下任務的傻勁,真是夠大膽,就像同事跟我說的,那是要負責任的,台鐵司機員的訓練有一個不成文的內規,如果徒弟開車出了事故,師父的處分不能小於徒弟,這比連坐法還要命,講白了,就是要你替徒弟扛責。

  所以大部分的司機員拒絕帶徒弟,都是因為這個內規,駕駛台只有一個,不可能師徒一起擠在駕駛座,既然是要帶徒弟,又不可能不讓徒弟坐上來駕駛座。師父坐在助理座,完全沒有控制權,不像飛機駕駛艙,正副駕駛都有控制桿,都摸得到油門。也不像汽車駕訓班的教練車,教練坐的副駕駛座有煞車踏板。火車的助理座頂多有喇叭桿可以鳴笛,有些車型有緊急緊軔拉桿,但不能亂用,拉桿一拉就是緊急停車。大部分的車型連上述兩樣都沒有,連速度表都看不到,所以師父要有極佳的速度感,不必看速度表也要感覺得出來現在的速度與加減速率。

  控制權在別人身上然後要你負責,會喜歡這工作的人除非很有熱誠,否則不可能會這麼傻。我對駕駛非常有興趣,才會接下教導司機員的工作。

  剛開始時,助理座是坐不太住的,必須常常跑過來駕駛端,尤其是在靠站停車的煞車過程。到駕駛旁邊也比較有安全感,隨時有狀況可以伸手干涉。

  還有之前駕駛端坐習慣了,坐在助理側會感覺不出來加減速率,一定要從駕駛端的窗戶看出去才感覺得出來。

  不過隨著徒弟的技術越來越成熟,這些問題也會越來越少,而師父也會像倒吃甘蔗一樣越來越輕鬆了,不過剛開始時非常辛苦,心臟要非常大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家的航海者 的頭像
戀家的航海者

鋼軌上的輪機手

戀家的航海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