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自強號  

  在台北受訓,最累的就是星期五下午四點10分下課後,要與人擠五點的自強號回高雄了,想到接下來還有10幾週的訓期,就很煩惱。上個星期靈機而動,既然以後要當司機開火車了,為何不利用每個周末的這個時刻去機車頭駕駛室見習一下呢?一方面可以免除擠火車之苦,一方面也可以預先學習火車的駕駛。

  有這樣的想法,最大的問題是在於我不知道駕駛室的司機會不會准許我隨同在駕駛室見習,如果被拒絕,會覺得很丟臉,不過我想,同是機務的人員,以後又同樣是駕駛火車的司機,正常的司機應該都不會拒絕我吧!

  五點的PP自強號進站,我沿著月台跑到了機車頭,厚著臉皮敲了敲駕駛室的門,司機打開了門後,狐疑的望著我,我開口道:師傅,我是這一期司機員班的學員,今天周末我要搭這班車回高雄,不知道師傅能不能讓我坐到駕駛室,讓我見習一下路線與號誌。

  沒想到師傅開心的一口答應,還一直逢人就稱讚我,說我是機班以後的精英,搞得我坐在副駕駛座上把腰桿挺得直直得,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深怕毀了[精英]的形象。

  在飛機上,學習的飛行機師都會尊稱機長為教官,在台鐵,我們都稱呼司機員叫[師傅],雖然土氣了一點,不過蠻配合台鐵深植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形象。早期,在日據時代,火車司機跟輪船上的輪機員一樣都叫做機關員,國民政府來台後,要去日本化,就把機關員改稱為司機員,早期蒸汽火車時代還有加煤炭到鍋爐的,就叫做司爐員,職稱就是這樣沿用下來的。

  我見習的這班自強號,是從七堵出發的,所以開車的師傅是七堵機務段的司機,雖然跟我將來隸屬的單位不同,可是還是很熱心的教我認號誌,反而是我不太敢主動開口問他問題,深怕打擾到師傅開車。

  到了彰化,換了一位師傅開車,在台鐵是這樣規定的,七堵機務段的司機往南開,最多只能開到彰化,就要換手,經過兩三個小時的休息後,再於彰化接手北上的火車往北開回去,至於我見習的這輛火車,則是由高雄機務段的司機員接手繼續往南開,這位高雄機務段的師傅也是今天中午剛從高雄開莒光號北上,在彰化把車交出去的,然後休息完後,剛好接手這班自強號再往南下開回去。不管是七堵還是高雄的司機員,如果在彰化把車交出去後,當晚沒有回頭車可以開回所屬的機務段的話,就必須在彰化機務段的宿舍過夜,隔天一大早有車時,再開回所屬的機務段。

  在彰化換了高雄機務段的師傅後,他一聽說我是同屬單位以後的生力軍,就更熱情了,該教不該教的知識全都往我身上灌,從彰化一直教到高雄都沒停過,鐵路的知識實在太多,教完的話火車可能已經開到月球上了。

  在高雄月台下了車,道謝過了師傅,他還得繼續再往南開到屏東,在那兒過夜,隔天早上才能開早班的電聯車回高雄下班,真是辛苦。師傅跟我說,要幹這一行跑車,就等於賣給了台鐵,以前見紅就休,朝九晚五的日子,不要再想了。

  看來,我要好好珍惜這最後幾個月的周末假期了。

PP自強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家的航海者 的頭像
戀家的航海者

鋼軌上的輪機手

戀家的航海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