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5.25信封  

82.05.25(1)  

82.05.25(2)  

  在我退伍前半個月左右,船上輪機隊發生了新兵自殺事件.

  這位新兵是我退伍前,輪機隊補進來最新的菜鳥,也就是說當時我是最老的兵,這位新兵是最菜的兵.老軌把他派到油水組.

  油水組負責船上的油,水櫃管理,四艘船邊的小艇,鍋爐,也是屬於他們的業務,油水組的工作雜,範圍廣,但是如果做得熟,也很好混.

  新兵進來,值更,工作,出公差,照例被操得很慘,他又是個胖子,更慘,我不知道為何很多人就是會排斥胖子,菜鳥已經很慘了,如果是胖子菜鳥,我不知道有什麼字眼可以形容比慘這個字更糟.

  當時我快退伍,再加上是老軌心腹,人難免有私心,就拼命放我的假,有一次放了五天假回來,發現整個輪機隊全部近30個人都理了光頭,我心裡一驚!怎麼了?退伍前八字很輕,會不會波及到我?

  一問之下,原來我放假期間,泊港整補未開航的軍艦,鍋爐艙大淹水,整個鍋爐艙約有30坪大,三層樓高,只因為有人海底門閥沒關緊,一夜的時間,整個鍋爐艙就成了一座大泳池,三層樓的高度淹下來,得緊急商請隔壁的海軍救難大隊派蛙人來潛水關閥,再緊急抽水,聽說搞了三天三夜,鍋爐艙所有的設備全部泡湯,沒了鍋爐,就無法開伙,更別提開船,我放假的那五天,船上很慘.

  水抽完後,鍋爐艙所有的機器,泵浦,馬達,全部都要拆下來送廠修理.事情還沒處理完,老軌就開始處分人,油水組三個人送爆破隊禁閉一週,全隊其他人理光頭連坐處分.整個輪機隊只有我一個人留住了頭髮,因為那幾天我剛好放假.

  事情過了一個多禮拜後,送廠的機器回裝好了,送爆破隊的油水人員也回來了,船也可以開航了,當時我距離退伍的天數已經在個位數倒數計時.那次開航應該是我在中治軍艦的最後一次航行.

  七八月正值酷暑,船航行在左營外海,鐵殼的軍艦吸熱,艙間裡面悶熱到不行,當時有一個不成文規定,老兵退伍前15天免除所有值更,我沒事躺在輪辦室地板上,汗水一面流,我一面睡得正熟,忽然一位學弟跑進來,很緊張的叫醒我,跟我說那個胖子菜鳥割腕,就在我輪辦室隔壁的油水工作間.

  我嚇得冷汗都冒出來了,學弟跟我一起跑到隔壁,只見這個菜鳥胖子平整的躺在可以讓一個人躺下的工作台上,右手伸出台外,手腕上有明顯的割痕,手腕下方地板上一大攤鮮血,人沒有意識.我們趕快通知所有人,大家七手八腳急救,這胖子因手腕脂肪太多,所以血沒有流太多,再加上那位學弟及早發現他不見了,逐間尋找,還好及時發現他.

  當時我們船在左營外海作兩棲艦隊聯合演習,剛結束,整個聯隊排好隊準備一艘艘進港,依慣例,坐有少將艦隊長的LCC-1旗艦優先進港.當時我們艦長知道新兵自殺這件事後,以船上有傷患為由立即請求優先進港,所以那一次演習打破了慣例,我們比旗艦先進港,少將艦隊長第一次在外海跟著排隊.

  那個胖子菜鳥沒事,經過治療後,連住院都免了,回到船上,經過調查,原來跟之前的鍋爐艙淹水事件有關.

  因為鍋爐是屬於油水這一組的,他又是油水這一組最菜的,海底門沒關緊又是發生在這群菜鳥值見習更的時間.大家被連坐理光頭,心裡很不是滋味,就在他送爆破隊關禁閉一週後,回船上的那天晚上,一群輪機隊被理光頭的中鳥,狠揍了他一頓洩憤.在爆破隊被折磨一週已經很慘了,回船上第一晚竟然繼續被圍毆,這個胖子菜鳥想不開,就在海上演習時躲在油水工作間割腕,演習時,大家都在工作崗位上,除了我這隻待退的老鳥敢躲在輪辦室睡大覺外,沒有人會在這時間跑到油水工作間去,如果晚一點發現,恐怕凶多吉少.

  艦長想要壓下這件事,跟他,還有他父母達成協議,把他調離輪機隊,調到艦上較涼的單位-政戰室,條件是圍毆,自殺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胖子與他家人同意了,那些不知死活,圍毆胖子的輪機隊中鳥,也逃過一劫,如果這件事真處理起來,搞不好有人要被判軍法.

  整件事就此結束,隔幾天我也順利退伍,結束了驚爆的海上生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家的航海者 的頭像
戀家的航海者

鋼軌上的輪機手

戀家的航海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